报刊大全马报资料

小霸王游戏CEO谈中国主机市场:过去策略大都失
更新时间:2019-09-11

  “中国主机游戏的真正市场,或许不在于一线城市所谓处在鄙视链最高层的几百万核心用户。而在于三四线城市和乡镇市场,主要渠道也不是目前流行的电商,而是线下渗透。”

  去年CJ期间,小霸王宣布推出游戏主机Z+,曾引发一丝波澜,也一度被怀疑甚至当成笑话看待,淡出游戏行业二十年的小霸王有什么能力做主机?做出来的主机怎么跟索尼任天堂微软竞争,游戏版权从哪里来?

  如今9个多月过去了,这个代号为“如意”的项目,依然是千呼万唤不出来。数娱梦工厂了解到,Z+产品的初步定价是4998元,相比于XBOX和索尼任天堂的产品,要贵三成以上,由设在江苏昆山一家“世界级”的台湾工厂代工。

  此前小霸王被视为边缘化的游戏厂家,Z+被认为只是打情怀牌,但显然没有这么简单。日前,在上海淮海中路的一间写字楼,数娱梦工厂与小霸王主机项目的总负责人James吴松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交谈。对于主机项目进度现状,吴松的解释是项目遇到了“执行方面变形”等一些问题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吴松是中国主机游戏圈内为数不多的见证者和连续创业者,从四五年前加入蓝港董事长王峰主导的“斧子”项目、到担任XBOX中国区市场负责人。具备国际化视野的他,在业内也有很高认可度。

  吴松说,过去这么多年,主机游戏的中国策略都是失败的,中国未来可能永远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硬核主机游戏市场,真正可能改变格局的是云游戏。而他也不认为云游戏是VR那样的技术泡沫,而是一项实打实的技术红利,唯一欠缺的是时间,一旦搭建起足够成熟的基础设施,以及把付费降低到用户可以接受的水准,云游戏就会迎来爆发。

  “如果客户需要一个三角形的游戏机,我就做个三角形,他要一个球形的,我就做个球形。”吴淞用这样一个粗暴的比方向数娱梦工厂描述了小霸王做主机“接地气”的姿态。

  小霸王做主机抛弃所有条条框框,目标只有一个——满足中国玩家的需求。在经历过斧子项目的夭折和XBox国行版的不如意之后,吴松说他现在做主机,考虑的更多是怎么样把项目玩下去的,而不是完美的执行策略,因为事实上很多精细的计划到最后都推进不下去。

  比如,为了满足中国品味,小霸王甚至可以牺牲主机的一些原则性:小霸王的这款Z+主机是可以当PC用的,“因为中国的老百姓603883)对于pc的需求远高于对主机的需求。那我何必不打开呢?”吴松解释。而除了当做PC,小霸王主机还自带windowstime的正版授权,价值几百块,并且形态设计力求小巧简洁,比如为了降低噪音,把风扇和电源全部塞到产品内部,外面就只有一根线,大变压器也消失了。

  “对大部分没有接触过主机这个事物的老百姓来说,你把一个已经发展到第八代的游戏主机直接丢他面前,他会无所适从。”吴松说。

  这样的产品策略是微软、索尼这样的跨国公司给不了的。试想,如果有产品调研出来中国人对红色特别偏爱,Xbox会把所有的全线产品都做成红色吗?不可能;事实上,2014年至今,这两家公司推出的国行和海外是同一款产品的原则从未改变,没有针对中国市场的特殊化政策。

  但这种“大杂烩”,其实也源自一个无奈事实:小霸王没有办法像索尼和微软那样亏本卖主机,对后者来说硬件的亏损可以用软件的收入去填补,但小霸王没有办法贴这个漏洞,另外据吴松透露,小霸王主机的成本本身也高于其他三家,即便是贴着成本卖,价钱也比要比同类主机要高,Z+目前的价格计划定在4998元每台,这跟任天堂、索尼等的主机主流产品相比有近两千元价差。

  这是个毫无竞争力的价格,《只狼》的开发商就直截了当地质问吴松,你们中国人要做一台主机,请告诉我你如何跟三大主机厂商竞争?但小霸王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跟这些主流主机厂商刚正面。

  对此吴松解释,小霸王主机的受众群体和市场只局限在中国,“不可能去北美,不可能去日本,我们做中国的前提,是你索尼微软都没有把这个市场做好。”从体量来说,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,2017年游戏销售已超过美国。

  小霸王和其他主机产品的另一个在战略上的根本不同,在于前者认为中国真正的主机游戏市场,不在于一线城市所谓处在鄙视链最高层的几百万核心用户,而在于三四线城市和乡镇市场,主要渠道也不是目前流行的电商,更多可以通过线年代小霸王学习机风靡中国大江南北,20多年前的这场学习机风暴也为小霸王留下了一份游戏遗产——渠道。这些年小霸王虽然远离人们视线,但在农村市场的渠道建设并未停止,主要通过品牌授权的形式去授权给其他制造商比如厨具、早教产品,搭建经销商店铺。

  吴松透露,Z+起初Marketing战略强调的,正是借助小霸王原有的线下优势,但遗憾的是,目前却调整为线上结合线下并以线上为主,“线上的话一定是京东淘宝,所以现在还是侧重于从线上去,但是其实是当初是想通过线下来发,此前的战略执行已经变形了。”

  “很有幸我参与过Nvidia Shield主机游戏和斧子项目,清楚大家遇到的问题是什么,前提是说我们不会去走失败的老的路。”吴松认为当年加入微软Xbox项目是“里程碑意义”的,但谈到老东家的策略,他直言是有问题的。

  跟吴松交谈,你甚至会感觉到,在中国主机游戏永远不会是主流。对比游戏主机在中国和海外市场,再考虑到中国目前的市场体量,可以说这个市场至今都没有真正打开过,而国产主机斧子主机早已成炮灰,小霸王现在的乡村主机战略还未被验证成功。

  由于中国市场的边缘化,游戏代理也困难重重,“我们不是卖运动鞋。”吴松抱怨称,在跟海外游戏CP聊引进游戏时,对方会直截了当问你能给到多少销量,可是主机不是运动鞋行业,根本找不到参考。

  在吴松看来,大厂商的观望态度无可厚非,“船大难调头嘛,这创新者的窘境,毕竟各家主要的收入来自于手游,不可能说为了情怀就撒一波钱。”另外,主流游戏厂商基本是上市公司。

  对小霸王做主机这件事,主流游戏厂家们的态度如何?吴松说,其实并没有什么敌意,相反各家厂商都很关切支持,表现出的往往是“等市场起来,我们再一起来做点事情”的姿态。而在不少海外最硬核的游戏CP和发行商眼里,如今在中国做主机是一个勇气可嘉的事,吴松运作小霸王主机项目期间去拜访卡普空capcom,走进会议室的那一刻:“他们给我们投来的目光好像把你看成一个斗士,一群很勇敢的年轻人。”

  事实上,小霸王的主机战略,很大程度上也出自资本驱动。数娱梦工厂了解到,目前小霸王品牌的持有方是易华,一家香港上市公司,目前正投资线个三四线城市,把当地的网吧改造改造成电竞馆,建立类似Playstation那样的线下展示和销售体验中心。

  如果梳理下国内?主机市场的发展史,可以发现主机游戏的掉队开始于PC游戏兴起的2000年以后?,而页游和手游崛起后,主机份额更是持续下滑。“主机游戏的衰落导致游戏的艺术性被打压,游戏成为一种赚钱的工具。?现在很多游戏厂商的基因并不是做游戏,早期的互联网创业者基本最后都跑到游戏行业来,因为他们发现,游戏来钱比其他产品都要快。?”吴松指出。

  站在一个真正的玩家,或者是执拗一点的愤青去思考,这不是游戏而是社交工具,或者是“电子脑白金”。但作为一个主机热爱者,吴松也会冷静看待,“网络游戏创造了这么多的关注点,为这个行业的发展储备了人才,从而有这么多的人愿意去来从事游戏行业,从商业上来说还是很好的。”

  云游戏可能才是中国游戏未来可以触摸的现实,在吴松看来,云游戏不是类似于VR那样的泡沫,目前欠火候的关键因素在于时间,什么时候能够建成支撑云游戏的服务基础设施特别是5G网络。

  “2009之前真的要去点个外卖,你不可能通过饿了吗这样的服务,因为移动互联网还不存在,也只有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普及到一定程度,滴滴、摩拜才会出现。”吴松表示。

  未来,游戏也将成为5G的主要商业试验场之一。目前,大多数的移动互联网带宽是被短视频被游戏所消耗掉的,同样的,将来革新的技术出现了之后,可能也只有游戏能够支撑越来越高的获客成本。

  另一个决定云游戏爆发的关键因素在于,厂家什么时候才能把用户成本降低到某个临界点,挂牌玄机彩图,“以一个玩家可以接受的价格享受很好的游戏体验。”

  成本,也是在岸上的中国游戏厂家目前观望的重要理由。目前单个用户的成本能否做到比如说100块每人的包月计费?西山居的郭炜炜问过吴松,但当时算下来真实的成本是完全玩家是没有办法接受的。

  当然,云游戏过去经过了几个进化节点,在吴松看来,对中国游戏厂家来说,虽然google暂时还没有办法进,但它设置了一个标杆在那里,云游戏真正的要到普及到民用,还有一段时间。


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| 马会开开奖结果| 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| 香港挂牌心水论坛| 大赢家|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| www.144060.com| 798888心连心高手论坛| 正版资料大全| 118图库彩图| www.48774.com| 现场开码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