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刊大全马报资料

赔本交易,弹丸之地也要争,元朝远征日本打的
更新时间:2019-01-25

长期去昔日本的元朝使节赵良弼,这样告诉元世祖忽必烈:“臣居日本岁余、睹其民俗、狠勇嗜杀、不知有父子之亲、高下之礼。其地多山水、无耕桑之利、得其人不可役、得其地不加富。况舟师渡海、海风无期、祸害莫测。是谓以有用之民力、填无穷之巨壑也、臣谓勿击便。”他的意思是,本人在日本居住了一年多,看过日本的风尚习惯,居民好勇斗狠,喜好用武力解决争端,不孝敬父母,没有高低尊卑的观点。而且日本国内多山地河川,少有平原耕地,就算打下来了,隔着大海,也没法役使当地人,得到了土地也不能发现多少财产。而且军队渡过大陆,不知道风浪什么时候就会浮现,有很大的危害。跨海远征日本,就等于将本可能用在其余处所的力量,去填无底洞。性价比太低,不如不打。

蒙古使节的战斗威胁,与三别抄的预警消息相结合,让日自己明白这次蒙古人真的要打过来了。不过,日本对三别抄的结盟要求采取了日本传统的”默杀”(即不予回应,缄默忽视)。随后日本的使节团,跟着元人到了大都。

元至元九年(1272年)四月,日本使节回国。元至元十年三月,第六次,也就是最后一次元朝使节达到日本。四月,蒙古、高丽联合军,乘坐军舰一百六十只,军队一万二千人,攻破济州岛,三别抄残部除极少数人逃至琉球外,其余全军覆没。同年,南宋襄阳城失守,南宋国门洞开,主力尽失,已无连续抵御才干。至此,元朝远征日本的所有妨碍都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然而此时高丽武人林衍杀去世了投降蒙古的金俊,继承在江华岛与蒙古为敌,加之忽必烈将重心转移至南宋,使得此次的战争预备不了了之。虽说军事准备不了了之,然而各方使节的活动并不停止。蒙古至元六年(1269年)二月跟六月,蒙古持续第三、第四次对日召还使节。随后朝鲜三别抄迁徙珍岛抵抗。1271年中,蒙古、高丽联军攻打珍岛,三别抄众寡迥异,珍岛沦陷。三别抄残部退至耽罗(今济州岛)继续顽抗,并派遣使节向日本幕府通告蒙古军队的攻日准备工作,还要求与日本政府联合抵抗蒙古军。三别抄的使节到达不久,蒙古的第五次使节团也到达日本,同时而来的还有严厉的战役威胁。

日本的使节团沿着朝鲜半岛,进入元朝首都大都(1271年忽必烈称帝,国号元)。日本使者沿途看到在高丽金州所驻扎的巨大元朝船队和军队。本就想侦查元朝盘算的日本人却得到了元朝的安慰,说那是针对三别抄的,只有日本不插手,就不你们的事。

赵良弼这样说是有其起因的。当时赵良弼身为正式使节,日本方却不肯让其直接进入本家首都,留置在九州太宰府。按通行国际惯例,这种举动本身是相当无礼的。元至元八年(1271年)玄月十九日,赵良弼率团(第五次外交团)到达日本。但切实之前的九月十三日,日本京都就已经在探讨朝鲜残余抵抗势力三别抄的请求了。诚然日本“默杀”了三别抄的请求,但幕府实在已经开始进行蒙古来袭的战斗准备了。当时,执政北条时宗命令东国御家人在九州一带镇压恶党,即不服从幕府方的地方武装权势。实现战场筹备之后,元至元九年(1272年),北条时宗设置了“异国警固番役”,以蒙古军队入侵为前提,在筑前、肥前两国以及博多港可登陆的要害地区,调集部队进行军事防范,由镇西奉行少贰资能、大友赖泰两人为总指挥。

1268年,忽必烈第二次要求日本臣服的国书由朝鲜递交给日本九州镇西奉行。日本政权此时为北条时政所掌控。日本认为蒙古的国书中言辞比较历代中国国书极为无礼,拒绝了蒙古的恳求。在外交失败后,忽必烈已经于五月跟十月两次要求高丽进行对日战役准备。